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

编辑:幽雅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06 19:00:30
编辑 锁定
《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》是南宋词人史达祖创作的一首悼忆亡妓的艳词。词上片写女方,从闺中人视角写景,先写外景,继写内景,后始将抒情主体正式引出,道出思念的热切和长期为相思瘦损。下片转写男方的思恋,当日“遥夜”欢情,今日人面不知何处,令人悲痛万分,最后说自己还记得伊人模样,试图作画,以寄相思之情。词感情沉痛而又传达细腻,全篇无呼天抢地之悲,无执手相诀之凄,语极沉厚,悲凉无限。
作品名称
《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》
创作年代
南宋
作品出处
《梅溪词》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史达祖
词牌名
三姝媚

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作品原文

编辑
三姝媚1
烟光2摇缥瓦3,望晴檐多风,柳花4如洒。锦瑟5横床,想泪痕尘影,凤弦6常下。倦出犀帷7,频梦见、王孙8骄马。讳道9相思,偷理绡裙10,自惊腰衩。
惆怅南楼遥夜11,记翠箔12张灯,枕肩歌罢。又入铜驼13,遍旧家门巷,首询声价14。可惜东风,将恨与、闲花俱谢。记取崔徽15模样,归来暗写。[1-2]  [3] 

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注释译文

编辑

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字词注释

  1. 三妹媚:史达祖创调。
  2. 烟光:云霭雾气。
  3. 缥(piāo)瓦:即琉璃瓦。
  4. 柳花:指柳絮。
  5. 锦瑟:漆有织锦纹的瑟。
  6. 凤弦:琴上的丝弦。
  7. 犀帷:装有犀牛角饰的帐幔。
  8. 王孙:盼其归来之人的代称。
  9. 讳道:忌讳,怕说。
  10. 绡裙:生丝绢裙。
  11. 遥夜:长夜。
  12. 箔:帘子。
  13. 铜驼:事为洛阳街道名,这里借指临安。
  14. 询声价:周邦彦《瑞龙吟》:“访邻寻里,同时歌舞。唯有旧家秋娘,声价如故。”
  15. 崔徽:借用一则爱情故事,据《丽情集》载,蒲地女子崔徽与裴敬中相爱,敬中离去后,崔徽思念得十分痛苦抑郁,她请画家为她画了一张像,并付一封信给敬中,说:“你一旦看到我不如画上的模样时,那就是我将要为你而死了。”[1-2]  [4] 

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白话译文

精美的琉璃瓦上笼罩着雾色烟光,房檐历历在目,天气晴朗,柳絮满天飘飞。我急急来到她的闺房,不料人去楼空,只有锦瑟横放在琴床。我不禁黯然神伤,料想她在我离去后的苦况。一定是常常伤心流泪,常常抚琴弹瑟以寄托愁肠。终日懒得迈出闺门,只能在梦境中见到我的模样。逢人又不敢公开说是害了相思,当偷偷整理丝裙时,才惊讶自己瘦削身长。
我不由满怀惆怅,清楚地记得当日在南楼时欢爱的幸福时光,在翡翠的珠帘里,彩灯非常明亮。她亲昵地依偎在我的肩头,温柔深情地把歌儿哼唱。如今我又到旧日街巷,遍访旧日邻居询问她的情况。可惜那无情的春风,吹落了鲜花,吹走了芬芳,并带着无限的感伤。我悲痛欲绝,她也没给我留下画像。我还清楚地记得她的容貌,回来后仔细描画那深情的模样。[2] 

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创作背景

编辑
作者早年在临安曾同一位歌女相恋,多年后重访故地寻觅恋人,方知她因思念作者而忧伤成疾,早已离开人间。于是作者作词悼念旧情。[5]  [1] 

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作品赏析

编辑
论及史祖达在宋词中的地位,他上承周邦彦,又受到同时代的前辈词人姜白石的影响,应属周姜这一流派。周邦彦秦观乃至柳永词都描写过歌妓,表现了对她们的同情,史达祖这首词气格浑成,完全可以跟前辈词人并列而不逊色。
起三句写春晴时节柳花风中的来访。缥瓦晴檐,春满小巷。一个“摇”字刻画出烟光微照、缥瓦闪烁的景象。以望中的风急絮飞衬托,使明媚的春色融进了词人凄恻的情绪,勾起黯然销魂的别情。这三句词语浑融,情含景中。对此景色,急欲一见伊人之情,跃然纸上。及入妆楼,却不见伊人,但见“锦瑟横床”。“想”字直贯下文。词人从对方着笔,推想对方别后不理乐器,不出帷幕,因入骨相思,而思极成梦。
“倦出犀帷,频梦见、王孙骄马”,“倦”字,“频”字,巧妙地写出了分别以后,无法排解的相思之苦,不仅表现了伊人感情的执着,更写出她独居小楼的孑立。
“讳道相思”三句,进一步委婉曲折地刻画了这位多情女子的形象。连魂梦都萦绕在情人身上,在别人面前却讳莫如深地掩饰自己的感情,当她暗中整理旧著罗裙,突然发现腰围瘦损而惊呆了。这里有故作矜持的娇痴,有突然惊讶的动作,有难以掩盖的感情起伏,有由镇静到惊讶的跳动画面。这样的复杂心态动作变化,凝聚在短短的十二字里,神味极为隽永。
过片“惆怅南楼遥夜”三句,转入初次相遇的回忆,用对比手法深化了词人思念之情。“南楼”即词人此时所在的妆楼。“遥”字点明初见与此次相访相距时间之长。翠箔灯下,枕肩曼歌。昔日的乐器,就是此时横床的锦瑟和想象中常下的凤弦。这二句浓彩重抹,烘托出面对“锦瑟横床”时的悲痛心情。以“记”字唤起当时的甜蜜回忆来反衬此时感受的难忍之痛。这样的映衬,使初见和最后访问的两个画面构成了有机的整体。
下面递入遍访旧家门巷打探消息,与篇首暗中连接。浑灏流转,一气直下,转折处十分空灵。“又入铜驼,遍旧家门巷,首询声价。”洛阳有铜驼街,繁华游乐之地,这里借指京师临安。旧家,从前。这是词人重到临安,访问伊人情景的再现。与周邦彦瑞龙吟》“前度刘郎重到,访邻寻里,同时歌舞。唯有旧家秋娘,声价如故”比较,更显出词人最后访问时的焦急与期待。这种写法又隐隐暗示出后来的追寻无果。果然得到的消息,却是伊人随闲花的凋谢而消逝了。“可惜东风”二句,分三叠写情:闲花无主,同情伊人的沦落;东风无情,惋惜环境的摧残;带恨离去,只能洒下相思的泪水。东风何能解人意,正是人愁自愁,而更恨东风之无情。既是曲笔,将沉痛感情,曲曲传出;又是大笔,既小结前文,又包扫前文,截住感情的波涛,使未了之情,暂时煞住。其情之痛之切令人回味不尽。一结,用元稹《崔徽歌序》里裴敬中与妓女崔徽相爱,崔徽临死留下肖像送给裴敬中的故事。这是词人感情的余波。伊人并未留下肖像,只好“记取”遗容,归后“暗写”,长期牵挂思念。这是崔徽典故的活用,笔法曲折变化,写出了极细微的感情,用此收束全词,既空灵,又沉厚。
冯煦蒿庵论词》引毛先舒论词:“言欲层深,语欲浑成。”这首词正体现了这个特点。上片写最后访问时所见和联想中伊人对自己的不尽的相思,已经逆摄下片初次相见的倾心和对伊人突然离去的悼念。
为了抒相思之情略去了中间无限情事:只写初遇和最后访问,把两人往还中的缱绻深情略去了;只写死别的痛苦,把生前分离时的难堪略去了。给人以想象的极大空间。为了突出最后访问这一痛心场面,词人在下片以“又入铜驼”领起,钩连衔接,使上下片融为一体,用笔开阖动荡,这是章法上的层深。“讳道相思”三句层层深入传相思之神,“可惜东风”二句层层深入寄悼念之意,这是句法上的层深。情与景,人与物,初见和死别,当时的欢娱和此时的悲哀,死者的多情和生者的遗恨,浑然融为一体,此词气格之浑成,完全可以继承周邦彦。[1-2]  [3] 

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作者简介

编辑
史达祖(1163~1220?),南宋词人。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一生未中第,早年任过幕僚。韩侂胄当国时,他是最亲信的堂吏,负责撰拟文书。韩败史受黥刑,死于贫困中。史达祖的词以咏物为长,其中不乏身世之感。他还在宁宗朝北行使金,这一部分的北行词,充满了沉痛的家国之感。有《梅溪词》。存词112首。[5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三姝媚(宋·史达祖)  .搜韵网[引用日期2014-08-14]
  • 2.    上彊邨民(编) 蔡义江(解). 宋词三百首全解 .上海 :复旦大学出版社, 2008/11/1 :第253-254页
  • 3.    唐圭璋等著 .《唐宋词鉴赏辞典》(南宋·辽·金卷). 上海 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年版(2010年5月重印): 第1819-1821页
  • 4.    吕明涛,谷学彝编著 .宋诗三百首.北京 : 中华书局,2009.7 :第238-239页
  • 5.    唐圭璋等著 .《唐宋词鉴赏辞典》(南宋·辽·金卷).上海: 上海辞书出版社 , 1988年版(2010年5月重印): 第2479页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